致虚极 守静笃
谈谈目的与手段
2021-02-12发布 0

上次写了篇文章讲Vim,没过多久就在社交网络上看到一些有关编辑器的争吵,看到有人说折腾了Vim很久,感到很受折磨,总是用不好,不禁有些感慨,有些时候,我们一直走,不愿停下脚步,却忘了出发时的方向。

最近读了古斯塔夫·勒庞的《乌合之众》,这本书的副标题是“大众心理研究”,其中有一段论述挺有意思:

词语威力的大小与它们所唤起的形象密切相关,跟它本身的意思却毫无关系。有时,意思越不明确的词越能引起行动,比如“民主”、“社会主义”、“平等”、“自由”等等这些词,它们的意思非常宽泛,几大本书都不足以把它们讲清。然而,它们朗朗上口,确实拥有神奇的力量,好像能解决一切问题。词语综合了各种无意识的渴望和实现它们的希望。

勒庞认为群体是轻信的,是不讲究真相而热衷于表象的。在程序员圈子里,常常有对所谓最佳语言、最佳编辑器的争论,所谓“最佳”、“高效”、“简洁”都成了一个个魔咒,追求目的的手段,似乎被当成了目的。很多人没有意识到,执着于某个工具的时候,其实已经忘了工具是用来辅助人完成工作的,锤子很擅长敲钉子,螺丝刀可以拧螺丝,但不论锤子再“好”,要拧螺丝的时候,还是要用螺丝刀。

我很喜欢围棋,但是现在有很长时间没有下棋了,原本下棋只是因为享受计算中纯粹的乐趣,最后却常常因为输棋而陷入苦恼,想要提高棋力,又强迫自己下下去,最终却丢失了我想要的乐趣。

如何辨别手段与目的?或者说我们当下在做的,是我们一开始想要的吗?我没有确切的答案,只能多多思考。